直播

海鲜“网”上卖,温岭石塘半岛渔二代的新出路

 7月29日,浙江省温岭市石塘镇的渔港里整齐得排着几十条渔船,渔民们正在为8月1日开渔后的首次出海做最后的准备。

  “朋友圈已经发出了梭子蟹销售预告,出海当天,我还要跟船直播捕蟹过程。”作为一名年轻渔二代,陈军对于线上销售推广海鲜已然驾轻就熟。

标签

渔行业者 变身主播 卖海鲜

因新冠肺炎疫情而从3月18日实施至今的行动管制令,于过去约3个月的人流管控限制,对各行各业均造成一定的影响,但也让各传统行业纷纷改革求存。

其中,以盛产鲜美海鲜闻名的班台渔村和双礼佛,当地的传统渔行和批发海鲜业者,把海鲜“搬”上网,甚至当上各自平台的主播,直播促销自家渔寮或当地渔船每日捕获的海鲜。

渔网“接上”互联网 苏北滨海小镇三千主播一年带货五十亿元

在黄海边的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海头镇,白天,街头巷尾,货车在一家家海鲜门市间穿梭忙碌;夜里,渔船归港,看似安静的小镇,开始在互联网空间“热闹”起来。

  3000多名网络主播,分散在海头各处,全年彻夜直播带货,然后伴着清晨的浪涛入眠。2018年,海头镇以165亿次的点击量,成为快手播放量第一镇;2019年,全镇电商销售海鲜超过50亿元。

网红推手MCN:卖水产不如养网红 吹牛成本就是份PPT?

“我们本来打算做小海鲜,工厂装修已经完成了90%。现在打算全部拆掉,改行做自媒体公司。”说到自己的转型之路,岑哥显得格外自豪。截至目前,工厂一层还是存储冷库加水产发货,楼上已经全部改造为自媒体运营团队的办公区。

岑哥的商贸公司成立于2008年,搭上了电子商务的风口,当年销售额就超过2000万元。但他认为,传统生意做得越大死的越快。

标签

他们为何出走B站:因为社区氛围、流量分发还是收益

事实上,“巫师财经”并非第一位出走B站的UP主。近期包括“渔人阿峰”、“老四赶海”、“渔农阿阳”、“玉平赶海”、“老渔民阿雄”等一批赶海UP主,纷纷离开B站入驻西瓜视频,这些UP主几乎都隶属于赶海视频MCN机构风马牛传媒。今年2月份,字节跳动投资该MCN机构,持股比例达25%。此外包括“痒局长”、“华农兄弟”等在内的B站知名博主则开始多平台发布内容

标签

渔民直播卖鱼刚捕上来就预订一空

“这些老虎鱼,嘴里还有鱼钩,眼睛都是透明的,真的很新鲜。这些带鱼也是钓带,全身雪白,刚到货,看好的赶紧下单了,晚上就到你餐桌了!”24岁的小岩,每天早上都会到舟山的东河菜场“逛街”。看到好的海鲜,就拿着自拍杆靠近摊位,开启直播卖货。

直播带货总“翻车”,这事快有救了?

“在带货主播视频中,宣称只卖自家渔船上,捕捞的各种活蹦乱跳的海鲜,加上主播现做现吃,成了吸引我购买的关键。”江碧莹说,她后来才得知,那位几十万粉丝的带货主播,其实只是一个夫妻档,妻子负责拍吃播视频,老公负责采购定价。 “每天销量那么大,根本不可能是自家渔船打捞的,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货源。”她愤怒的地方在于,当她把照片发给卖家后,商家除将订单直接进行关闭处理外,就没有任何其他说法。

标签

直播带货进入后半场!这滩水还能淌吗?直播带货的未来在哪?

直播带货的未来一定是有内容的,比如卖酒水的话不能只卖酒水,要多分享些关于酒水方面的知识,卖海鲜的就可以分享些下海捕捉海鲜的小趣事什么的。要从内容上吸引用户,从生产制造企业、零售企业转型为内容制作型企业,内容全网分发,从而实现吸引粉丝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