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鱼

国产三文鱼遭遇内销困境 渔业扶贫或成解决途径

青海是国产三文鱼的养殖天堂。新京报记者日前实地走访青海国产三文鱼养殖基地了解到,受疫情影响,国产三文鱼销售直至8月才有所回暖,部分企业内销不及往年三成,电商、加工产品等新方式帮助效果微小。内销受阻成为国产三文鱼当前面临的最大困境。

现场探访渔博会:三文鱼产业跌宕起伏,零售端仅恢复两成

“展会现场禁止试吃、售卖”,参展商品也被放进了封闭的全透明保鲜冷柜中,所有展品都已抽样检测,这是2020第十五届上海国际渔业博览会(下称“渔博会”)的现场。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今年美国波士顿、比利时布鲁塞尔、中国青岛三大世界顶级国际海鲜渔业博览会相继宣布停办,让上海渔博会格外引人注目。

进口海鲜“生死劫”?商户直言“我卖的厄瓜多尔白虾都是假的”、“我家三文鱼都是虹鳟鱼”!

“我上上周买的厄瓜多尔进口大虾还能不能吃?”

7月12日,在厄瓜多尔冷冻白虾外包装检出新冠病毒后,一位白领向21新健康抛出这样的疑问。甚至还有消费者表示,希望买到的是假的厄瓜多尔冷冻虾。

此前新发地三文鱼案板上被发现新冠病毒之时,消费者也普遍谈三文鱼色变,很多商家直接表示,他们销售的并非三文鱼,而是国产虹鳟鱼。

上海资深水产从业者:三文鱼还能做成冻品,活鲜滞销损失更重

“现在我只希望10月份前能恢复正常,那时需要续交房租、结算货款及员工工资,会是一年中最需要用钱的时候。” 6月30日,上海浙江水产商会副会长薛永标在谈及“三文鱼事件”对他的影响时说道。

北京日料餐厅未上架生鱼片 部分海鲜价格小幅波动

6月29日,海鲜需求遇冷价格上升登上热搜榜,同时大批日料店也下架了三文鱼等菜品,相关库存也进行了销毁。对此,北京商报记者采访了多家涉足海鲜产品的餐饮企业和海鲜商户了解到,目前日料餐厅三文鱼等商品并未上架,海鲜产品供货充足,价格小有波动。

从“措手不及”到“绝处寻生” 一条三文鱼引发日料业破局

在三文鱼危机中也有人稳住了阵脚。黄跃龙(音)是杭州龙诚寿司料理商行负责人。最近一段时间,每天都有几千箱寿司配料从他的商行发往浙江各地。他说:“生意和往年同期相比基本持平,虽然三文鱼等刺身的需求度减少,但鳗鱼、章鱼等寿司配料的需求度正在提升。”黄跃龙介绍浙江人对于日料的喜爱由来已久,虽然三文鱼一事给消费者带来了一定程度的忧虑,但寿司、烹饪后的日料消费群体依然存在。

粪水池里的三文鱼,却成为餐桌上的美味!

北京新冠肺炎疫情截至6月25日已确诊280人,不过疫情初期“三文鱼案板检测到了新冠病毒”,一度让“三文鱼”成为了大家关注的焦点。

“三文鱼”在很多人心中是一种“高端食材”,味道鲜美、肉质鲜嫩、富含营养、干净、售价不菲...

三文鱼成“背锅侠”,挪威海产局也喊冤

进口海产品商户损失惨重,“库房里的货已经报废”

据外媒6月18日消息,挪威海产局表示,挪威三文鱼上周对中国出口锐减34%至240吨。

特别是德法公共电视台ARTE近期播出的一则关于挪威三文鱼养殖的视频显示,三文鱼养殖环境恶劣,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引发了国内的关注和恐慌情绪。

三文鱼“躺枪” 产业或面临重构

目前来说,中国的冰鲜三文鱼消费市场,挪威三文鱼和智利三文鱼是两大主力。根据一名从事海运工作的相关人士介绍,目前我国北方地区的海水三文鱼大部分是由挪威进口。

此前,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牵头制定的《生食三文鱼》团体标准中,将淡水养殖的虹鳟鱼定义为三文鱼,引起了质疑,消费者、企业、专家各执一词。

 

三文鱼不正宗的“正宗日料” 一种挪威鱼如何混成“日料代表”?

一个名叫别克·奥尔森的挪威商人,此人几乎以一己之力打开了三文鱼在日本最初的市场。20世纪70年代,他到日本卖三文鱼,慧眼识珠地发现“回转寿司”这种当时在日本新兴的餐饮模式。由于“回转寿司”就是以廉价打天下的,当然用不起金枪鱼这么名贵的食材,所以别克·奥尔森很快说服了回转寿司店与其合作,甚至将访日的挪威首相请到回转寿司店做宣传,三文鱼就这么在日本打下了第一片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