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

从“措手不及”到“绝处寻生” 一条三文鱼引发日料业破局

在三文鱼危机中也有人稳住了阵脚。黄跃龙(音)是杭州龙诚寿司料理商行负责人。最近一段时间,每天都有几千箱寿司配料从他的商行发往浙江各地。他说:“生意和往年同期相比基本持平,虽然三文鱼等刺身的需求度减少,但鳗鱼、章鱼等寿司配料的需求度正在提升。”黄跃龙介绍浙江人对于日料的喜爱由来已久,虽然三文鱼一事给消费者带来了一定程度的忧虑,但寿司、烹饪后的日料消费群体依然存在。

粪水池里的三文鱼,却成为餐桌上的美味!

北京新冠肺炎疫情截至6月25日已确诊280人,不过疫情初期“三文鱼案板检测到了新冠病毒”,一度让“三文鱼”成为了大家关注的焦点。

“三文鱼”在很多人心中是一种“高端食材”,味道鲜美、肉质鲜嫩、富含营养、干净、售价不菲...

三文鱼成“背锅侠”,挪威海产局也喊冤

进口海产品商户损失惨重,“库房里的货已经报废”

据外媒6月18日消息,挪威海产局表示,挪威三文鱼上周对中国出口锐减34%至240吨。

特别是德法公共电视台ARTE近期播出的一则关于挪威三文鱼养殖的视频显示,三文鱼养殖环境恶劣,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引发了国内的关注和恐慌情绪。

三文鱼“躺枪” 产业或面临重构

目前来说,中国的冰鲜三文鱼消费市场,挪威三文鱼和智利三文鱼是两大主力。根据一名从事海运工作的相关人士介绍,目前我国北方地区的海水三文鱼大部分是由挪威进口。

此前,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牵头制定的《生食三文鱼》团体标准中,将淡水养殖的虹鳟鱼定义为三文鱼,引起了质疑,消费者、企业、专家各执一词。

 

三文鱼不正宗的“正宗日料” 一种挪威鱼如何混成“日料代表”?

一个名叫别克·奥尔森的挪威商人,此人几乎以一己之力打开了三文鱼在日本最初的市场。20世纪70年代,他到日本卖三文鱼,慧眼识珠地发现“回转寿司”这种当时在日本新兴的餐饮模式。由于“回转寿司”就是以廉价打天下的,当然用不起金枪鱼这么名贵的食材,所以别克·奥尔森很快说服了回转寿司店与其合作,甚至将访日的挪威首相请到回转寿司店做宣传,三文鱼就这么在日本打下了第一片天下。

外媒曝光挪威三文鱼养殖环境:病鱼身上布满手掌大的溃疡,有的已成为S型畸形鱼

外媒的一则报道恐怕会进一步加剧对三文鱼恐慌。

据海客新闻,德法公共电视台(ARTE)记者14日深入三文鱼故乡——挪威进行了实地调查。记者弗洛丁私带摄像机潜入了养殖场,目睹恐怖一幕:大量鱼挤在肮脏、充满它们排泄物的海水里。许多得病的三文鱼身上布满大如手掌的溃疡,有的已变成S型畸形鱼”。

64亿买三文鱼厂!这家公司开盘差点跌停 却意外带火一个板块

这次北京新发地市场,让本土疫情再度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而三文鱼一时之间成了一个关键线索。

  6月13日凌晨,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董事长张玉玺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相关部门抽检时从切割进口三文鱼的案板中检测到了新冠病毒,而该产品的货源来自京深海鲜市场。”各大商超、餐厅闻风而动,连夜迅速下架三文鱼及其相关产品。多地监管部门紧急开展食品安全排查工作。

海外海鲜市场怎么管?在日本不能徒手处理海鲜,想在德国卖鱼先培训三年

北京新增几十例新冠肺炎病例,让海鲜市场再次成为人们高度关注的焦点。海鲜市场管理,对很多国家的卫生管理部门而言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而日本、德国、挪威均有一套严格的管理办法。

海鲜市场管理 日本德国挪威均有一套严格管理办法

首先,对海鲜贩卖者有着严格且明确的卫生要求。比如贩卖者在上厕所后必须洗手;贩卖者在海鲜市场内不得吸烟、吐痰以及乱丢垃圾;贩卖者不得随意开车进出海鲜市场;贩卖者不得用脚随便踢待售的海鲜;贩卖者不得随意坐在装有鱼虾的容器上;所有海鲜商品必须整齐摆放;每天贩卖结束后,必须认真清理打扫等。尽管不同的海鲜市场会有些许差别,但对海鲜贩卖者个人卫生的要求,都是十分严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