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鲜刺身损失惨重:冰鲜转成冷冻将跌价70%,业内人士呼吁理性看待

对此,张宇称:“因为我们这些都是之前就谈好的,比如日本养殖的这个蓝鳍金枪鱼我们一个星期进过来六条,一条都是差不多200斤。已经打了定金到国外去了,不是说想停就立马能停下来,目前只能把下下周的跟国外供应商协商停掉。”

三文鱼成“背锅侠”,挪威海产局也喊冤

进口海产品商户损失惨重,“库房里的货已经报废”

据外媒6月18日消息,挪威海产局表示,挪威三文鱼上周对中国出口锐减34%至240吨。

特别是德法公共电视台ARTE近期播出的一则关于挪威三文鱼养殖的视频显示,三文鱼养殖环境恶劣,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引发了国内的关注和恐慌情绪。

三文鱼“躺枪” 产业或面临重构

目前来说,中国的冰鲜三文鱼消费市场,挪威三文鱼和智利三文鱼是两大主力。根据一名从事海运工作的相关人士介绍,目前我国北方地区的海水三文鱼大部分是由挪威进口。

此前,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牵头制定的《生食三文鱼》团体标准中,将淡水养殖的虹鳟鱼定义为三文鱼,引起了质疑,消费者、企业、专家各执一词。

 

三文鱼不正宗的“正宗日料” 一种挪威鱼如何混成“日料代表”?

一个名叫别克·奥尔森的挪威商人,此人几乎以一己之力打开了三文鱼在日本最初的市场。20世纪70年代,他到日本卖三文鱼,慧眼识珠地发现“回转寿司”这种当时在日本新兴的餐饮模式。由于“回转寿司”就是以廉价打天下的,当然用不起金枪鱼这么名贵的食材,所以别克·奥尔森很快说服了回转寿司店与其合作,甚至将访日的挪威首相请到回转寿司店做宣传,三文鱼就这么在日本打下了第一片天下。

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龙虾和鲍鱼出口面临风险

塔斯马尼亚州的龙虾和鲍鱼捕捞者担心疫情可能再次影响其海鲜对中国的出口。

2019年澳大利亚向63个国家出口了15亿美元的海鲜,中国是澳洲海鲜的最大购买国

塔斯马尼亚龙虾渔民布伦丹·斯奎兹最近以53000美元的价格购买了一吨龙虾配额

现在他只能开始开着货车在州内的乡村小镇卖龙虾和薯条。

加拿大:新斯科舍龙虾出口商感受到了病毒检测的压力

加拿大龙虾协会执行董事杰夫·欧文(Geoff Irvine)说:“我们遇到了一个重大障碍“

至少在北京、上海和广州三个城市实施了新的检测措施,导致本周新斯科舍省的龙虾发货被取消,而真正到达的龙虾发货也被推迟。

暂停进口海鲜?商务部称源头管控

北京疫情再次暴发,有观点认为与国外进口海鲜有关。我国是否会暂停从疫情严重的国家进口冷链运输的海鲜等?在6月18日商务部召开的网上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回应称,将“从源头上管控好进口食品农产品质量安全,保障中国消费者的健康安全”。